世界读书日特别策划:把“光”读给你听 – 与10位明星共度读书时光_书籍

世界读书日特别策划:把“光”读给你听 | 与10位明星共度读书时光_书籍
国际读书日特别策划:把“光”读给你听 | 与10位明星共度读书韶光 【搜狐文明】在第25个国际读书日到来之际,咱们联合搜狐新闻、搜狐文娱、搜狐视频,诚邀李兰迪、张雪迎、UNINE陈宥维、王鸥、张一山、吴磊、欧阳娜娜、许魏洲、刘涛、黄晓明等十位明星,别离朗诵国内外经典作品的选段,把“光”读给你听,以书为伴,传递温暖与力气。 有书陪同,翻开回想中的春色与秋色,去牵挂地坛,牵挂那片高粱地,牵挂幼年,牵挂那段仅仅孩子的韶光;有书陪同,你将在漫漫求索长路中不倦前行,有时享用强风吹拂,有时停下脚步关怀路旁边的一朵野花,但你终会遇到极光;有书陪同,你便不惧韶光的消逝,长日将至,倦坐在炉火旁,倾诉一段淡淡人生。 李兰迪:史铁生《我与地坛》 朗诵书本: 史铁生《我与地坛》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8年3月 牵挂地坛,主要是牵挂它的安静。 坐在那园子里,坐在不管它的哪一个旮旯,任何地方,喧嚣都在远处。近旁只要荒藤老树,只要栖居了鸟儿的废殿颓檐、长满了野草的残墙断壁,暮鸦吵闹着归来,雨燕盘桓吟唱,风过檐铃,雨失败林,蜂飞蝶舞,草动虫鸣……四季的歌咏此伏彼起,从不间断。 地坛的安静并非无声。 张雪迎:帕蒂·史密斯《仅仅孩子》 朗诵书本: [美]帕蒂·史密斯 《仅仅孩子》 刘奕译 理想国 2017年1月 一如漆黑中有能量 一种极度的抑制 一支马蹄莲 喇叭 有形的美丽 一只坚决的手 收拾着孩子的饰带 英勇的面庞 在纯真的面纱之下 那只坚决的手 来自天堂的能手 探进漆黑 在那里 纯真的心灵 亲如一家 陈宥维:朱光潜《好的人生,不着急》 朗诵书本: 朱光潜 《好的人生,不着急:给青年的十二封信》 中信出版社集团 2019年4月 你假如问我,人们应该怎么日子好呢了?我说,就顺着天然所给的赋性日子着,像草木虫鱼相同。你假如问我,人们日子在这幻变无常的世相中毕竟为着什么了?我说,日子便是为着日子,别无其他意图。你假如向我抱怨天公说,人生是多么苦恼呵!我说,人们并非生在这个国际来享夸姣的,所以那并不算古怪。 王鸥:让·雅克·桑贝《幼年》 朗诵书本: [法]让-雅克·桑贝 《幼年》 黄荭译 上海译文出版社 2019年5月 马克问桑贝:“当您回想这些高兴的韶光,有哪些是真实归于夸姣的时间?”桑贝说:“全部失掉的东西,人们并不是都能意识到,不过会在某些霎时间回想起来,嗅觉上的愉悦,花园的气味,浇过水的植物的气味,还有当人知道自己老了心头会涌起的那种美妙的感触:从前年青过,孩子气过,而这种感觉很特别。我深信人们会给从前阅历的工作涂上一层虚伪的夸姣光环,人人都不由得会这么做。幼年之所以最夸姣的理由之一,便是想着有朝一日,全部都会变得很好。并且咱们毫不怀疑。” 张一山:石黑一雄《长日将尽》 朗诵书本: [英]石黑一雄 《长日将尽》 冯涛译 上海译文出版社 2018年5月 由于关于这么多人来说,黄昏确是一天傍边最令人享用的韶光。如此看来,他的主张或许果真是有点道理的,我确实应该不要再这么频频地回忆往事,而应该采纳一种更为活跃的人生态度,把我剩下的这段人生尽量过好。终究,总是这样没完没了地往回看,总是自责咱们最初的日子并没有尽善尽美,毕竟又有什么优点呢? 吴磊:三浦紫苑《强风吹拂》 朗诵书本: [日]三浦紫苑 《强风吹拂》 林佩瑾、李建铨、杨正敏译 理想国 2019年10月 我很想知道,跑步的真理毕竟是什么。 虽然我一直在跑,但现在我仍是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。直到现在,我跑步时都仍会考虑这个问题,往后也会不断问自己。 我真的很想知道。 所以,让咱们一同跑吧,跑到天南地北。 崇奉宣布的光辉,永久存在咱们心里。在漆黑中照亮延伸向前的路途,清楚地为咱们指引方向。 欧阳娜娜:陈梦家《一朵野花》 朗诵书本: 陈梦家 《梦家的诗》 天津人民出版社 2017年10月 一朵野花在荒漠里开了又落了, 不想到这小生命,向着太阳发笑, 天主给他的聪明他自己知道, 他的欢欣,他的诗,在风前轻摇。 一朵野花在荒漠里开了又落了, 他看见彼苍,看不见自己的藐小, 听惯风的温顺,听惯风的怒号, 就连他自己的梦也简单遗忘。 许魏洲:周国平《魂灵只能独行》 朗诵书本: 周国平 《魂灵只能独行》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6年4月 崇奉,便是信任人生中有一种东西,它比一己的生命重要的多,乃至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东西,值得为之活着,必要时也值得为之牺牲。这种东西必定是高于咱们日常日子的,像日月星辰相同在咱们头顶照射,咱们信任它并且仰视它,所以称作崇奉。可是,它又不像日月星辰那样可以用眼睛看见,并且是咱们心中的一种观念,所以称作崇奉。 刘涛:杰克·凯鲁亚克《在路上》 朗诵书本: [美]杰克·凯鲁亚克 《在路上》 陈杰译 湖南文艺出版社 2020年1月 迪恩恰似西部的阳光。虽然我阿姨劝诫我,他会让我惹上费事,但我听到了新的呼唤,看到了新的地平线,我年青的心毫不怀疑;就算惹上费事,乃至后来迪恩不管兄弟友情,把我丢在马路旁边挨饿、病床上遭受痛苦——那又怎样呢?我是个年青作家,我要上路。 一路走下去,我知道会遇到姑娘,会有奇景异象,会有全部;一路走下去,明珠会交到我手上。 黄晓明:莫言《红高粱宗族》 朗诵书本: 莫言《红高粱宗族》浙江文艺出版社 2017年1月 我站在杂种高粱的紧密阵营中,思念着不复存在的绮丽情形:八月深秋,天高气爽,遍野高粱红成洸洋的血海。假如秋水众多,高粱地便成了一片汪洋,暗红色的高粱头颅擎在污浊的黄水里,坚强地向苍天呼吁。假如太阳出来,照射浩淼洪流,天地间便充满着反常丰厚、反常绚丽的颜色。 这便是我神往的、永久会神往着的人的极境和美的极境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